Monday, March 23, 2015

Cai Wei Lawyer - 蔡小煒律師

聯合報編譯張佑生紐約時報報導: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落幕。以「中國領導人在經濟和國安獲得更多管控權」為題,認為國家主席習近平獲得授權,可讓市場經濟發揮「決定性作用」;將新的決策機構掌握在手裡,政治維持保守。從1113日後的這幾天最近大陸三中全會後,大陸立即宣布海協會主席陳德銘,將率領三位上海自由經濟示範區的副主任來台訪問,這當然是為了落實經濟改革開放的一部分政策。大陸這一次經濟改革的重點是放在內需市場的產品定價上,而產品定價就涉及貿易品公平競爭的問題。而加強台灣與上海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貿易往來,則是大陸在嚐試大幅開放台灣服務業的經濟開放措施,因為大陸的國營企業的過度保護,讓大陸只有在少數壟斷服務業獨占經營,導致因為政治阻礙無法對外國開放(服務)貿易,而現行的服務業開放只有較不影響政治的行業,例如餐飲、百貨及服飾等,所以這次內容主要當然是為了二岸金融商品開放的試辦,與網購及第三方交易等物流業的交流而來。因為上海作為二岸物流業的貿易基地,基本上因為享受大陸15%較低營所稅的優惠,而ECFA是需要擴充這一項協議的,在台灣物流業的下游是要開放大陸業者經營,還是以台灣業者委辦方式處理?基本上前者因為涉及大陸在台灣必須設分公司,可能造成雙方重複課營所稅下,且因為營所稅稅率不同而必須雙方協議;至於後者因為委辦網購物流方式,在網購第三方支付的定義下,以台灣貨到收款或以郵匯信用卡付款網路購物等方式,由委辦者作為賣方的代理人來執行,這就點像經銷商的以勞務賺取經銷產品的差額(委辦)費用,而不是所謂的網購直銷,當然這是在經銷與第三方支付在勞務費用計算報酬上的不同等級上的區別,不管是大陸來直銷或後者的代辦行銷行為,其適用法律關係與責任當然也有所區別的。
因為網購物流方式是不透過貿易商實施行銷,而以第三方支付的業者作為行銷者,所以行銷成本上可以少一道管銷成本支出,而達到降低價格成本及市場定價的困擾,而這也是比一般傳統商店也者更具競爭力的經營方式,所以如果網購物流的行銷風氣大暢,就代表著傳統商店經營業者營業項目及營業額的沒落,這當然也是在同意網路網購物流經營業者,在實施內容上要加以市場區隔的,否則就會造成更大的市場經濟的變革,而這個影響在就業、生活便利的存在性上,就需要在政策面上面面俱到的加以考量。大陸這次的經濟改革之所以優先選擇台灣,其目的不僅在政治上投石問路,給予台灣更多的大陸貿易機會,並要求台灣儘速通過二岸服務貿易協議。因為主要雙方對於第三方支付的產品定價,涉及台灣方面的勞務成本的計算與給付方式,且在法令層面的適用基礎上也有所不同,大陸必須了解這項費用對於其此類產品,在台灣法律選擇產品最終計價基礎上的競爭力是否會有所影響?而且在世界貿易上這類服務性貿易,其實施方式及內容也是值得WTO參考的,這也對於大陸以後掏寶網等,未來在擴大世界市場行銷是有幫助的。
當然貿易產品價位的決定性,還有就是在於大陸的國內市場,在同一市場與替代性或可選擇性市場的分級目錄的建立上,用以決定單一產品是否會因此產生市場壟斷的問題,這也是其對於國營事業市場壟斷地位的保障上,可以以此類產品的開放作為開放市場競爭力的優先考量,因為消費是有替代或選擇性的才算是有競爭力,所以這定義及目錄一定要在市場區隔上,對於開放的政策目標上定義的特別清楚,以免被稱為所謂的不開放自由競爭的貿易保護市場。當然在單一貿易產品的保護或開放決定上,如果貿易上是以至少最低開放比率的方式,那麼在貿易原則上也並非不可,只是在壟斷的定義上是否要加以排除?或是WTO規範以一定的比例或原則來規範實施,或甚至在貿易品的競爭力定價上,可以在不損害本國消費群眾的利益下,同意以相近的訂價來進行貿易,當然這多於利潤是要分配到稅收或貿易商盈餘?那就是協議中要談判的,基本上在APEC環境清單上減降關稅至5%以下,那麼縱然在FTA協議中屬於非環境清單的貿易上,是不是這就是FTA的除外規定,而可以在關稅5%範圍內加課定價的平衡稅,而這一般在法律上都屬於委辦費的比率範圍,當然是可以在協議上加入的。或者是在服務貿易的範圍內,限制改以貿易經銷經營的方式,以傳統成本概念提高定價,以維持適當的市場地位及競爭力,那麼未嚐不是一種可以討論的方式,那麼在貿易品定價上才有一定的程式,才不會喪失與國際進行貿易競爭,以提升國內貿易品技術與品質的機會,這才是貿易互謀其利的最佳方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